杨旭是羊城土生土长本地人,大学毕业留在羊城工作,换过几个公司,最后在三洲乳业一干就是七年。这七年来他从一个小小的业务员干到了能独当一面的中层干部。他熟悉市场,精通管理,是蔡玄进入三洲乳业之后的最大发现。

    本想着将此人继续培养,作为三洲乳业未来的中坚力量,陈望中一通电话让他不得不忍痛舍弃这个眼看着快要出嫁的“闺女”。

    那天见面的时候,蔡玄当众向陈望中“哭诉”:“陈总,这真是一上来就砍我一刀啊。”

    陈望中笑呵呵的告诉他,没事,以后或许我会多砍几刀你就习惯了。

    直接成无语状态的蔡玄还能怎么办呢?

    三十出头长得白白净净戴着眼镜的杨旭,进来之后四周瞥了一眼,来之前蔡总告诉他,万丈高楼平地起,要从新开始。那时候他半信半疑,直到来到这办公室,才惊觉蔡总没夸张,真的是白手起家啊。

    当然,这么一个牛逼到全国知名的大老板,自然不是那些拿着几万块就开始创业的泥腿子小商贩可以比拟的。

    没有座位,老板和员工都是那么站着。

    杨旭手里提着公文包,停在双腿之间,带着几分崇敬,几分紧张第一次近距离的站在这个让一个男人羡慕妒忌的年轻老板:“陈总,还真是从头开始啊。”

    “是的,如你所见,现在后悔还来得及。”陈望中双手背在身后凝视着这个看起来挺顺眼的未来的下属。

    杨旭笑了笑,用手架了架鼻梁上的眼镜:“怎么会呢,要是后悔我已经拒绝了蔡总,今天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那就好,明天就开始工作,具体要干什么,和我的秘书谈,你们认识一下。”

    秦瑶礼貌的走过去打了声招呼:“你好,我是秦瑶。”

    杨旭握了握那只手,或许陈望中在这里的缘故,他的目光并不敢在秦瑶这个第一眼就能引起注意的女人身上多停留:“你好,我是杨旭。”

    具体要办的事情挺繁杂,千头万绪,陈望中都交给这两人去处理,他一个人离开公司,去了羊城一处高级公寓。

    那是叶冠林的房间,他说他一直待在义乌,很少回去。租房不方便,总不能一年四季都住在酒店吧。

    陈望中的计划是买房,这年头羊城的房价便宜的三四千,贵点的五千多,不算贵,但也绝对不便宜。

    流动资金并不是太多,他准备先买一套自住,留下更多的钱还有大事要办,炒房这种事情陈望中不会去干。有了和曹美凤合伙的房地产公司,陈望中懒得往炒房这方面去费心思。

    开公司,办手续都是需要人跟进,秦瑶跟了自己这么久,知道怎么做。杨旭是本地人有人脉,熟悉行情,各种程序心里门清,这样是陈望中找他来的原因之一。

    杨旭负责公司架构,鲁健负责在外快递网点铺排,两边同时进行,来之前陈望中就考虑的差不多了。

    自己和曹美凤的公司的业务还没有到羊城,要不然买自家的房子岂不是近水楼台。

    叶冠林神出鬼没,这家伙竟然从义务赶回来,义正言辞的说陈望中初来乍到,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办,没有他这个本地人,他寸步难行。

    来都来了,也不打算马上走的叶冠林没有理会陈望中那带着点不耐烦的表情,手握方向盘,猛踩油门,汽车嗖一声的狂飙出去:“你这家伙,要是我是秦瑶那样的美女的话,你就不会这么不情愿了吧。”

    “很吵啊,开你的车。”这家伙确实吵,开车还不消停。

    叶冠林完全不以为意,厚脸皮就是经得起摧残,脸不红气不喘的斜瞥了一眼陈望中:“脾气还真大,人啊真是会变的,当初在东阳县遇到你的时候,那纯情的小伙啊,现在怎么这样了,哎,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啊。都被金钱腐蚀成这样了,灵魂呢,高尚的追求呢。”

    陈望中忍不住苦笑,转头道:“叶哥,你不懂吗?只有低级趣味的家伙,才看不到我的灵魂和高尚,说到底还是你境界太低了,要多修炼。”

    “扯淡。”又是一脚油门,汽车冲了出去。

    叶冠林带着陈望中看了几个楼盘,陈望中选择的都是位置好在未来有发展潜力的地方,价格不是问题。

    有的没有认出陈望中的售楼小姐,一个劲的解释东,解释西,看的旁边的叶冠林真想说一句美女这可是身家亿万的大老板,你还在这扯什么贷款抵押啥的。

    有些或许看过自传,也专门关注过陈望中新闻的售楼小姐,一眼就认出了他,不是很确定,还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你是那个陈望中吗?

    叶冠林在旁边嫣然一个代言人一样抢着说:“美女,好眼光,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陈望中先生。”

    那美女喜不自胜,赶紧发挥自己的业务能力,给陈望中详细介绍有关这个楼盘的所有问题。

    一上午看了几个楼盘,陈望中选了一处一百五十平,价格五千多的楼盘。如果没有记错,这里将是未来羊城几个关键的发展地区。

    签了合同搞定房子,叶冠林带着他回到了以后几个月他要住的地方。

    想想也有点无语,长安的房子过段时间就能住了,自己却已经离开了那里。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好叹息的,这年头房子总是不嫌多的。

    叶冠林的房子一百多平,足够大,什么都是现成的,不用收拾,换个床单被套,陈望中拎包入住。

    带他参观了的一圈,叶冠林端着一杯水房子他面前:“这里平时不会有人来,我爸妈都很少来,没人会打扰你的,安心住下。”

    挺渴的陈望中端着杯子喝了一口,点点头,不管是环境还是装修风格都挺满意的。

    坐了一会,按奈不住的叶冠林问了个陈望中他想了几天,在电话里没说明白的问题。

    “为什么你会看上快递行业??老实说,这年头真不会有人进入这个似乎没什么前景的行业。”叶冠林问的很直接,确实想不通啊,他真想知道这个满脑子奇思妙想的家伙是怎么想的。

章节目录

重生野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信天翁不信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信天翁不信天并收藏重生野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