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安好说歹说,声泪俱下(木有!),几乎以死相逼(这个绝对木有!),总算说服便宜爹放弃了那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平之”。

    便宜爹林老爷思来想去,将“平”字改成了《诗经》中“岂曰无衣七兮?不如子之衣,安且吉兮!岂曰无衣六兮?不如子之衣,安且燠兮!”中的“燠(yu)”字。

    从此,林小安便以“林燠之”这一名号,开始笑傲江湖——啊呸,笑傲天(红)下(楼)!

    ……

    有钱之人不用愁,早在林小安以小三元的成绩考中秀才之时,他就派人在京城高价赁了一处闹中取静独门独户的小院子,以备日后进京赶考时有个清净地儿复习功课。

    虽说那院子不大,只有区区两进,但胜在地段极其优越——步行前往荣国府不过半盏茶功夫,林小安想悄咪咪干点啥事儿真是再方便不过了!

    “唔……”林小安抬手虚抚下颌,装作自己已经长了胡子的样子,看上去要多猥琐有多猥琐,一点儿都没有主角的自我修养,“找机会给林妹妹吃颗至尊版大力丸,把身子骨养好……”

    此时只有林小安在房中独坐,四下无人,小黑也不必藏着掖着,直接开口询问:“宿主,你为神马不救林如海啊喵?你要是救了林如海,也许不用拐弯抹角,林妹妹就……”

    “大恩大德无以为报以身相许?”林小安忍不住望天翻了个标准白眼儿。

    “醒醒吧孩子!我看更可能是大恩大德无以为报来世做牛做马噻!好叭,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劳资就给你捋一捋这里边儿的门道!”林小安抽出了老魔杖!

    “登登登等!”

    不靠谱小课堂……开课啦!

    ……

    “首先……我们来比一比……出身门第!”

    林小安挥动老魔杖,在空气中画出嫩绿嫩绿的由光线组成的字迹:贵族vs平民!

    “林如海之祖,曾袭过列侯,今到如海,业经五世。起初时,只封袭三世,因当今隆恩盛德,远迈前代,额外加恩,至如海之父,又袭了一代——这是原著!”

    “也就是说……林妹妹的爹的爹,是位侯爷!林妹妹的爹的爹的爹,还是位侯爷!林妹妹的爹的……咳咳咳……好了好了,别瞪劳资,劳资不水了就是……总之!林妹妹她家祖上几代,是公侯之家的那个侯!”

    “而……劳资那位的便宜爹的爹!据说……是小盐商,估计就是个走南闯北的私盐贩子!再往上数……别数了,连家谱都木有!”

    ……

    “再来……拼爹!”

    嫩绿字迹消散重组,变成了:官员vs商人!

    “理论上来说,士农工商四民者,国之石(柱石)民,应该不分高低贵贱——但那不过是哄傻子罢辽。”

    “林如海本人是探花,迁为兰台寺大夫,后为从三品扬州巡盐御史(一说从五品),他是官。”

    “劳资的便宜爹,是扬州盐商总商——也就是扬州盐业协会会长——正正经经该归巡盐御史管着!”

    “类比一下:你见过某某厅局级活着的时候,把自己的独生女儿……嫁给他的司机家,那个考上了国家公务猿的儿子么?”

    小黑:“e……”

    ……

    “最后,就是……”

    嫩绿光线疯狂扭动,终于形成了:贾宝玉vs林小安!

    “潘驴邓小闲……虽说劳资在‘驴、邓、闲’上稳赢贾宝玉,但是……只要是女孩纸,没有一个不是外貌协会的!劳资的颜值……咳咳咳……呃咳咳咳……嗯哼!”

    “何况贾宝玉还有‘才华’这说不清道不明的玩意儿加成,林妹妹又与他青梅竹马……”

    “所以,即便劳资让林如海活着,也于事无补……”

    林小安总结道:“倒不如按照原有的轨迹,让林妹妹孑然一身无依无靠心灰意冷了无生趣……劳资在最后关头踏着七彩祥云救她出苦海……”

    ……

    “宿主,你真的好奸诈哦!不愧是吊丝男主角的典范!”小黑由衷赞叹!

    “过奖过奖……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死道友不死贫道……都是基本操作……”林小安乐呵呵地说,脸皮一点儿都不红!

    “劳资已经计划好了……”林小安把玩着老魔杖,相当的有反派气场啦,“区区五千两银子,赦大老爷就能舍了一个迎春入狼口。”

    “那么……山穷水尽之时,贾府会不会为五十万……或者一百万两银子……承认一张假婚书呢?”

    小黑好奇道:“假婚书?”

    ……

    “啊……那什么……某年某月某日,时任扬州巡盐御史林如海林大人,与扬州盐商总商林老爷在某场宴会上一不小心都喝多了……一不小心一见如故……一不小心结下了娃娃亲……一不小心还写下了婚书……”

    小黑呵呵了:“惹,这么多一不小心……谁会信啊!”

    “你猜贾府的那些穷鬼们信不信?”林小安眨眨眼,一挥老魔杖变出了一桌子金条,把黄花梨木的书桌压得吱吱作响!

    ……

    小黑:“本系统要提醒宿主,林妹妹与贾宝玉两小无猜情投意合你侬我侬天生一对……你用金钱买来的婚姻是不可能幸福的喵!”

    林小安:“无所谓!劳资前边儿素了两辈子,这辈子非得讨个漂酿媳妇暖床不可!更何况……迷情剂的配方,劳资可是倒背如流的么么哒!”

    小黑:“宿主,本系统有句话……”

    林小安:“闭嘴!喵嘴吐不出象牙,劳资划船不用桨!”

    小黑:“舔狗不得hoe……”

    林小安:“……”

章节目录

天上掉下个不靠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且安闲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且安闲之并收藏天上掉下个不靠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