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坑处木板驳起,张牙舞爪,裂缝从擂台中央向边上延伸而去,擂台边桩上的旗帜经过之前几场交手的余波摧残,支离破碎,变成稀疏的丝丝缕缕,在风声鼓吹下猎猎作响,平添了几分肃杀气息。

    最后一战,赢的人将带给家族荣耀。自己也将成为天云城本土弟子引领风骚的第一人,这是没有人会放弃的机会,可一战成名,无数光环加身。

    云纹华服,剑眉杏目,薄唇微呡,负手而立,似淡云流水,濯濯出尘。方骁看向李青楼,眉目间的神情不像是面对敌手,反倒如见到心仪物品,淡然欢喜,一副放松下来的样子,俊秀脸庞上竟露出浅浅笑意。

    “天云城第二高手,李府弟子第一人,久闻李公子大名,没想今日有交手的缘分”

    好一个谦谦有礼佳公子,举止语气浑然天成,一众女弟子见到完胜王风的方骁,更是两眼放光,为之倾倒,全然忘记了家族之别。

    这个出手的机会,如果可以拒绝,李青楼不会揽上身,但答应了父亲,自己也就放开一些吧,毕竟又有好几天没有出手,骨头都松散了不少。

    李青楼看向云淡风轻的方骁,缓缓摩挲着手上的戒指。

    “方公子人中之龙,青楼不过斗胆上台罢了。但既已上台,就必定要请方公子下去”

    方骁犹如未闻,淡淡道:“在下不才,前几日刚好突破至纳灵境九阶,李公子的话或许说满了些,还是收回比较好”

    一语惊起万重浪。

    “纳灵境九……九阶”

    在场李府弟子犹如听见不可思议的事情,喉咙干涩,表情呆滞。就连金家方家的弟子,也都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金无极本来犹在愤怒,不甘,为自己的弱小感到悲哀,更为金鄂不给他拼命机会而愤恨不平,或许自己搏一搏,一切……

    但突然听到擂台上方骁语气平淡得再平常不过的话,金无极内心绷紧的弦一瞬间松掉了,犹如掉落了冰窟。

    就连李奇山也暗暗攥紧了手心,“青楼不过纳灵境八阶,或许会有危险”,但李奇山明白战斗不能停下,这事关李府颜面,同时青楼更加不会答应。

    众人看着噙笑的方骁,犹如看着一个怪物。再看向方骁对面的李青楼,每个人都升起同情之心,这李青楼不败的神话就将终结。

    随着方骁自报修为,气氛转变之快,实在远远超过李青楼的预计,李青楼看着众人的质疑同情,父亲母亲的担心,暗暗叹了口气,“看来大家都不知道我有多强啊”

    李青楼在擂台上兀自伸了个懒腰,尔后眼里突然爆发出一缕精芒,一向慵懒随意的李青楼突然浑身散发出凌厉锐利的气息,众人才发现这个李府平易近人的公子哥竟然也具有这么强的攻击性。

    李青楼看向胸有成竹的方骁,道:“需要我让你三招吗?”

    “大言不惭”,方骁即使再有自制力,也难以忍住,面上腾腾升起愠色,喝道。

    玄阶低级斗技!龙战于野!

    方骁全身汹涌澎湃的灵气猛然运转,雄浑恐怖的气息爆发出来,纳灵五阶以下的弟子面色一白,一股沉重的威压降临,犹如泰山压顶喘不过气。

    金鄂,李奇山,王鹤等人对视一眼,方骁这股纳灵境九阶的气息竟然直追冲击境界,几人旋即看向泰然自若的方灵运,同时想到,方家藏得真深。

    方骁这门玄阶低级武技,不是单纯追求爆发的武技招式,而是一门增加同时力量速度的辅助武技。

    于是只见方骁快如闪电,迅如疾风,挥出沉重一拳冲向李青楼,如此直接粗暴的攻击和方骁温润如玉的外表形成强烈的对比!

    “既然如此,那就直接一点”

    李青楼见方骁采取近身攻击,挪开了摩挲戒指的手指。

    玄阶低级武技!水流势!

    李青楼猛然跺地,反冲而起,浑身流转一层淡淡的灵力。

    二人在擂台中央上空,挥拳硬碰,拳拳到肉,风声爆响,威势煞人。

    方灵运见状,脸上的笑容有些不自然,“骁儿闭门苦练十余年,超过同辈翘楚数阶境界,竟然还不能取胜吗?”

    方骁犹如电光火石,电闪雷鸣,等级低的弟子已经看不清他的速度。但李青楼竟然毫不逊色的跟上了。

    两人眨眼间交手十几招,不相伯仲,两人旋即硬碰一掌,同时向身后飘去,落在擂台上。

    方骁不可置信的看着李青楼,十几年来第一次没控制好语气:“你……竟然也是纳灵境九阶!”

    这次轮到李青楼淡然一笑:“让你见笑了”

    “这怎么可能!”,擂台边上,方才拼命击伤金无极而被重创的王风,经王龙一番治疗,吃了一颗玄阶灵药,伤势有所好转,于是硬是要重新回到擂台边观战,王龙拗不过,只得再给他喂了一颗玄阶灵药。然而刚刚回到擂台边的王风,见到了自己不该看见的画面,速度力度远超自己的两人就在自己刚刚倒下的擂台进行着前所未有的激斗。同时王风听到了两人的话,“纳灵境九阶!”

    王风怔住了,眼角不知为何流下了人生第一滴清澈的泪水,王风扭头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方骁不能接受这个平手的结果,自己的十几年苦修不可能沦为笑话。

    李青楼同样散漫不起来了,还没走出这小小的天云城,自己竟然就遇到了对手。

    两人的战意因为强大的对手同时汹汹燃烧起来,不约而同的爆发出最强的实力。

    手上亮光一闪,两人手中同时出现了一把剑。

    方骁手里长剑,薄如蝉翼,通体青光,剑刃锋利,约二指宽。方骁伸出纤长如玉的二指,缓缓擦拭剑身。

    “李青楼,你很强,但你注定会败在我这轻流剑上”

    李青楼手里长剑,漆黑如墨,泛着幽光。剑锋未开,剑刃稍钝。这是叶陵送给李青楼的剑,李青楼看向狼月,无比相信手里的这把钝剑比任何一把剑都锋利。李青楼抬头看向方骁。

    “一剑见高低”

    李青楼轻微抬起右手,灵力猛然灌注,再有力的往下一压,漆黑如墨的狼月上瞬间绽放了银白色的耀眼剑光。

    李青楼单脚踏地,身体腾空,平稳迅疾地向着方骁挥出一剑。

    玄阶中级武技!吹剑决!

    只见一抹银白色的湛湛剑光,在空中划过一道璀璨夺目的弧线。

    方骁面色凝重,右手把剑往地上猛然一插,左手二指并拢贴着剑身划下,同时方骁雄浑的灵力在自己周遭形成了九把光剑,围成圆形,九把剑之间隐隐有着联系,光芒波动。

    方骁喝道:“玄阶中级武技!万川归海!”

    九把光剑猛然迎着李青楼的剑光冲去。甫一相接,爆炸开来,猛烈的气流向擂台四周掀去,木屑裹携着余力犹如飞剑一般刺向众弟子,李奇山方灵运等人连忙散开灵力,护住自家弟子。

    “嘎扎”一声,铁木打造的擂台从中央坑处破开一条裂缝,迅速向着外围延伸,只见宽阔坚固的擂台就这样生生破成两半。

    纳灵境九阶之威,赫然如斯。

    烟尘散开,众人只见一人单膝跪地,用手撑着地面,身体忍不住的颤抖,而另一人仍然站立着。

    “骁儿”

    一向淡定的方灵运看到落败的是方骁,一跃落到方骁身旁,伸手喂了一颗灵药。扭头看向李青楼,素来温和的眼神此刻竟然犹如毒蛇一般,阴鸷狠毒。

    李青楼咳嗽了一声,强行咽下了喉咙里的血腥味,李奇山落到李青楼身旁,看着落败的方骁,还有护犊心起的方灵运,沉声道:“方家主如今心愿已了,请回吧”

    方灵运闻言深深看了李奇山和李青楼一眼,再环扫了一周李府弟子,扶起方骁,冷冷撂下一句。

    “来日方长”

    金鄂看着让自己意外的两家,饶有趣味的笑了笑,也挥手带着金家众人走掉。

    待金家方家众人走光,李府众人将目光聚集到原地盘腿吐息的李青楼身上,目光复杂。

章节目录

斗道封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故意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故意梦并收藏斗道封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