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北赵帮扶计划 > 第百零二章琴棋书画诗酒茶一

既然把一切都有了一个应对的计划,接下来这七天赵铭便把这次全城瞩目的比试抛之脑后,专心忙起自己的事情来。

对于他来说,本来就是件很无所谓的事情。输赢又能如何?对于现实与自己来说,完全没有什么意义,输了,不过是丢了赢鼎这个并不存在的人的面子。大不了舍弃这个一时突发异想的名号又如何。一个不存在之人谈何颜面?

至于以后有人会怀疑赢鼎就是北赵六殿下,他就死不要脸的不承认即可。反正现在每次出宫他都经过宫里那些不知道从那冒出来的易容高手给自己打扮打扮,看上去比自己实际年龄大了许多,气质也有一些变化。这就让赵铭啧啧称奇,看来四大神术之一的某某国化妆术在古时候也是造诣不浅。

再说就算是赢了,赵铭也觉得这样的意气之争毫无意义。犹如小孩子斗气一般让人发笑。赢了也许能让北赵在文事上面的底气多少提升上那个几分,可被后世熏陶得只看中实际利益的赵铭真觉得这是很无聊,很无所谓的事情。盛世还好,虚名可以运作,增加国家的影响力,可使外族归心怀德。例如前唐。

可现在不过乱世中暂时的平静,争这个虚名于国家的实力又有什么作用呢?即便赢了,南唐最多承认北赵出了一个才气惊艳之人,该鄙视的还得鄙视。无法改变整个世人的观念,更无法提升北赵整体的名声与硬实力。赢了又有什么意义?赢鼎之名名传天下根本就是个笑话,至于恢复本名,让赵铭之名享誉天下?傻了吗?闹得天涯何处不识君对于他这样打算游历天下的皇子来说完全是场灾难!所以这场比试在赵铭眼里无异一根鸡肋,真真是曹操那句话,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偏偏让赵铭没脾气的是你还不能不去比,舆论已经让南唐那帮吃饱了无事可干的闲人弄得风生水起。不比赢鼎就成了北赵的罪人,本来被南唐看低的文学荒芜之地这下不知道还会说成什么模样。就算这一切赵铭都不在乎,可他不能不在意宫里那头老龙的想法,那可是知道赵铭就是赢鼎的家伙,万一赵铭随随便便就输掉比试,不知道他那小气的父皇会不会恼羞成怒,嫌弃他惹出如此大的风波,断了他的出宫之路,这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赵铭对这场比试很无奈,不想花费太多的精神却又不得不违背着心意用心去谋划。且给这些平时无聊得要死的汴梁民众们一些谈资吧。赵铭只能自我安慰的地想着。

所以这七天,赵铭准备好了一些谋划便把此事放在一边。对,一切不过是谋划,就像玩拼图,不过把合适的东西准备好放在合适的位置,而且赵铭还从后世偷来了不少别人还没看见过的图案,赢不赢不敢保证,相信那天总应该吓人一跳吧。羞耻心?不存在的,自从水调歌头出世以来,还没有收到过任何不妥的指责,赵铭不知道自己是放下心来还是彻底灰心。破罐子破摔放开了那份顾虑,肆无忌惮抄袭了起来,给北赵一场盛宴,吓天下人一跳。想想也蛮好玩的。一切不过是场游戏罢了。

可是汴梁城的民众可不这样看,自从那夜北赵少年一词喝退南唐大家,一对子便要为难世间百年的事情彻底的传开以来,百年间文事被南唐压制得苦不堪言的北赵人终于像打赢了一场国战一般,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走在大街上本来对穿着南唐学子衫的南唐人亦没有以前那般敬畏,觉得并不是那样的高不可攀。大家又如何?继承前唐盛世又如何?对上那副对子,做出那样好词再来与我分辨!

本来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淡化下去,赢鼎这名字也许犹如那昙花一现,便消失人间。可偏偏在忘性大的汴梁民众开始准备忘记这个名字之时,南唐来的学子却又把这个名字推到了风口浪尖,一个没多少人见过的人物,一个本来平凡普通的日子却让整个汴梁城期待起来。至于输赢,他们甚至比赵铭还要不在意,除了赌徒,谁输谁赢能让自己多一个铜板吗?但这场热闹还是要看的,谁让这日子过得太平淡了呢。

七日之后,比试之时,连平时热闹的东市都安分不少。不少店铺干脆关闭大门集体加入这场看热闹之旅,弄得整个汴梁城像是过上元节一般全体往一个地方赶,只是这次他们去的不是上元节要去的御花园而是往北,坐落于北城的太学。

这次比试的场地就是约定在太学,也不知道太学祭酒是怎么想的,居然同意将比试场地设置于这,甚至专门停了太学的一天课程方便比试的举行。估计太学祭酒也在嘀咕自己的学生今日怕是无心学业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