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新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二次命运 > 25.小萝莉

待选玩家系统,这个被公布于众的新世界规则到底是什么意思?

仅仅两天,整个世界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变化在即将到来的15:00前额外明显。

拥挤的小巴车,空气中混杂乱七八糟各种味道。年幼的小姑娘被半抱在母亲怀里,她皱着鼻子有些嫌弃母亲胸前浓厚的汗味儿。这个小巴士里实在挤了太多的人了,温度因为拥挤而极速上升,即使车窗都开着,小女孩还是觉得喘不过气。

炎热的下午,封闭的客车,人就像罐头里的沙丁鱼一样散发出咸臭的气味。

“妈妈还有多久到啊?”她声音细细的问搂着她的母亲。母亲有些心不在焉,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马上。”

座位旁的过道上,几个高壮的男人听到母女的对话将头转过来,小姑娘注意到他们的目光后紧张的捏了捏头上的蝴蝶发卡。车子一颠一颠的,他们也极不耐烦,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抱怨与一触即发的愤怒。

“可是你刚刚就说了马上了。”小女孩抱怨道,还是把头埋进了母亲的怀里。她不想上这辆车,已经两天了,每到下午母亲都会抱着她上车辆拥挤的巴士,然后告诉她,我们要去安全区。

安全区,这个两天前才被众人知晓的词语,因为世界范围内出现的不明游戏地图,这个游戏时间段,大量普通人被地图里各类红名怪物攻击而亡。同时,安全区概念应然而生,只有在安全区内,人类才能完全避免与那些怪物接触。

为了安全,他们不得不在每天15:00之前坐上这趟镇上安排的巴士进入安全区。

司机的位置,一个小型的收音机嘶嘶的发出声响,在这个沉闷的车厢里声音格外清晰。

“如果您遇上了类似玩家身份的人类,请立刻拨打电话xxxxxx,我们会对每一位热心提供信息的市民提供……”标准的播音腔,语调没有丝毫起伏。

“玩家是什么啊妈妈?”小女孩问,

被叫到的妈妈低头说:“那是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多问。”

“那些玩家怎么还不去死?”角落里一个年轻的声音响起,这句话像是点燃了车厢里紧张地气氛,陆续有人附和咒骂起来。

“对啊,我们现在这样就是那些玩家搞得吧?”

“听说隔壁镇上就有家人被异世界的怪物杀死了吧?”

“还好我们镇子离安全区近哦。”

“我说那些玩家都应该抓起来处死,好好的日子他们搞出这种事儿。”

“这不知道要在这破地方呆多久哦。”

小女孩不明白是什么让整个车里的人突然面露愤怒,只是大人们的咒骂让她本能的害怕起来。

偏远的小镇上,年轻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但因为突然出现的安全区,镇里涌回了大量的青壮年,只因为这片地区的安全区就分布在小镇的旁边,回来就代表着安全。

现在,他们就挤在这辆小巴士里咒骂着,本来算着镇上人分配的车也因为他们的涌入而拥挤不堪。

她挨紧母亲,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隔壁靠窗的位置——那里坐着一个特别漂亮的小姐姐,小女孩看着她垂下的手臂……

真白,就像妈妈给自己买的那个洋娃娃。她又小心翼翼看了眼小姐姐面前站的小哥哥。

见他一双黝黑的眼睛正看着自己,小女孩嗖的一下把头埋进母亲的怀里。

他们应该是外乡人吧,她在镇上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她眨巴眨巴眼,小女孩又忍不住转过头来瞧。

小姐姐要睡着了,头斜着一晃一晃的,随着车的摆动眼看着要撞上车窗,小哥哥立刻伸出手隔在她头与车窗的位置。轻挨一下,她就看见小姐姐醒了,睁着眼水灵灵的,里面好像还有雾气。

真好看。

夏安安这两天根本就没怎么睡过觉,自那天事情以后,他们两人将地图翻来覆去好几遍,本来先决定去偏远的地方避一避。

一开始讨论后说去隔壁b市的一个偏远小镇。

原因很多。a市对玩家的搜查力度太严了,不再适合夏安安他们的暂居,b市这个小镇地处偏僻消息流通慢不说,人也少,能最大限度保障他们的身份不被揭穿。最重要的是,在夏安安记忆力,b市这个小镇位置的小怪满足她和青锋的刷经验等级,补给站也不远。

远离主城,资源也够她和青锋安稳发育一段时间,没有比这更适合的地方了。

可意外就出在——去的路上两人偶然遇上了两只小蝴蝶,纯白色的,两翼翅膀一扇一扇像个小纸片一样扑腾的空中。

夏安安看到它的时候正好是下午阳光最炽热的时候,两个人捂得严严实实往b市去,两只梦蝶就在他们走的路中间贴着夏安安的脸一扇而过,那一刻夏安安觉得自己应该是热傻了,以至于出现幻觉。

不是说人在高温下脑子最容易出毛病嘛,她还疑惑的戳戳青锋的手臂,“你有没有觉得面前这张纸片有点像梦蝶?”

梦蝶,黄昏森林特有小怪,它的翅膀是很多珍惜药剂的必需材料,上辈子不少人为了抓它命丧黄昏森林,原因是这玩意儿虽然没有攻击力,但接触会有致幻buff,虽然buff时间短暂,但在黄昏森林这种动不动就蹿出高级小boss主动攻击的图,基本可以宣告此人凉了,尸体发臭。

不过也因为难抓,梦蝶的稀有与珍贵让它在新世界拍卖行价格高居不下,据有幸抓完梦蝶活着回来而一夜暴富的玩家说,梦蝶的聚集地是他见过这世上最美的一景。

话不可信,绝大多数人都觉得他被梦蝶致幻傻了,能活着回来是运气好,这种纯白小纸片的蝴蝶聚集在一起,可不就是提前的丧礼,满天的纸钱嘛,哪里有一丝美感了?

可现在,他们居然在a市的大马路上看见活着的纸钱了?!

青锋停下脚步足足愣了十秒钟,盯着那两只翩翩起舞,嬉戏打闹,双宿双飞的白色小蝴蝶足足十秒。他一把小刀咻地扔出去,两只梦蝶噗的一声化成细沙消失在空中,还带着明显的奖励落地的清脆声。

“握草惊了!真的梦蝶!”夏安安像只蚱蜢一步跳过去,她小心翼翼的捡起地上带着白光的小翅膀,吹吹上面不存在的灰直接放进自己的背包。

作为一名药剂师,这玩意儿在夏安安的眼里跟一堆闪闪发光的金币没什么区别。

“啊,一夜暴富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她蹲在地上自言自语道,完全忘了自己还在逃命。

青锋则蹲到她旁边,捡起地上一张完全被夏安安无视的白纸。

“咦?还爆了配方?”夏安安把脸凑过去,“今天什么运气啊,居然还爆了配方?——什么配方啊?”

偌大的一张纸,繁复的笔画勾出三个字——面具脸。

名字很奇怪,但其实这是一种药剂而不是道具。物如其名,是一种用于改变模样的情趣药剂,上辈子夏安安就没少用它,因为变化模样是随机的,是美是丑,变人变狗都是随机的。

而且时间只有15分钟,用来恶搞别人或者自己拿来玩都很有趣。但不知道是不是新世界有意而为,这张配方上面具脸的持续cd变长了,足足24个小时,一天,其中的材料之一就是梦蝶翅。

24小时变脸?

“我们是不是刚不小中了致幻buff。”看清配方的青锋转头问也傻眼的夏安安,这种雪中送炭的好事儿能让他们遇上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